古迹存废凭谁说

发布时间:2019-04-05 11:33 来源:福州晚报  访问次数:{{ pvCount }}

  导读:福州的鼓楼,为唐元和十年(815年)观察使元锡所建,是当时的州城门,乾宁三年(896年)改称威武军门。宋嘉祐八年(1063年)改建为双门,并在城门上建楼九间。熙宁二年(1069年)置铜壶滴漏以计时,以鼓角报更,因此得名鼓楼。明万历年间重修后,鼓楼又称为“全闽第一楼”。福州的鼓楼一直保存到解放后,一千多年中它曾数次毁于火,数次重建。1947年间又引发拆除与重建的争论。福建省档案馆中保存的案卷,完整展现了这场争论的全过程。

   

  

  1947年,经历过两次沦陷的福州仍满目疮痍,许多被毁的建筑和市政设施都没修复。鼓楼在日寇的狂轰滥炸中损毁严重,楼房塌坏、墙壁颓废,施放午炮时碎砖土掉下来,危及行人安全。在当年召开的福州市参议会一届四次大会上,参议员林时聘提交“请即拆毁鼓楼以策市民安全案”提案。内容是鼓楼被炸后一直没修复,基础动摇,砖土下落,既有碍观瞻,又有危险,建议拆卸鼓楼,以拆卸的鼓楼砖石抵充工资。鼓楼区区民代表范意济等人在区民代表会第一届春季大会上提出相反的提案,议题是“建议修建鼓楼以免危险保存古迹案”。理由是鼓楼极有历史价值,应当保存修建完妥,以壮市容,符合保存古迹的意旨。于是在市参议会四次大会第六次会议上就鼓楼拆建问题展开激烈讨论,最终会议通过林时聘参议员的提案,提交市政府查照办理。福州市政府接到提案后认为鼓楼被炸后残破危险,若修建费用浩大无力承担,只好请示福建省政府。1947年5月27日,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批示:“执行市参议会议决案”;省政府给市政府的指令中写道:“准予依照该市参议会议决意见办理,仍仰拟具整个拆卸计划预算呈凭核办。”6月1日《福建时报》也刊登鼓楼将要拆除的消息。

  正当鼓楼面临即将被拆的命运时,鼓楼区区民代表范意济和鼓楼区的各商民得悉消息后联合向省政府递交呈请。区民代表认为鼓楼被日寇轰炸却没有倒塌,即可代表中国不会被日本摧毁,是福建抗战胜利的一大纪念。他们建议修建鼓楼以保存古迹,请主管机关召集本区代表捐款,以解决经费问题,并随呈附送修复鼓楼工料预算标准;同时他们还对市参议会的决议逐条批驳。这时市民施涵宇向省参议会去函介绍了各商民不愿拆卸鼓楼的情况,得悉情况后,省参议会向省政府发来代电认为鼓楼是古迹,既然商民自愿集资修建,与保存古迹条例没有不符之处,请省政府核实办理。福州市还召开全市区民代表联席大会,决定组织修建鼓楼筹备处,负责集资捐款重修鼓楼。鼓楼的拆建引起各方关注,争论极其激烈。面对这种状况,省政府只好一面让福州市政府将此事提交市参议会复议,一面让区民们暂缓组织修建筹备处,以等待市参议会的复议结果。

  

   

  

  市参议会在一届五次大会第六次会议上讨论并决议:经费如果可以解决就同意修复,限定三个月内修建完成,午炮移到别处施放。修复鼓楼计划上报后,获福建省政府同意。修复鼓楼的提议占上风,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福州市政府报送了修建鼓楼工程图、修建鼓楼预算、修建鼓楼图说、鼓楼受益修建表等。8月30日,省政府应闽都古迹文化俱乐部董事长施景琛的呈请,向善后救济总署福建办事处发出电文请其调拨工粮8吨帮助修建。此时善后救济总署福建办事处业务已停办,获得工粮资助计划化为泡影。战争刚过去的福州民生多艰,自行筹修困难重重,鼓楼的修建计划就搁置了。12月15日,省政府训令福州市政府:已过去三个月尚未兴修,如果因费用筹措困难,无法修复,应予以拆除。鼓楼再次面临拆除的命运。

  1948年4月18日,中国同盟会纪念会福建省联络员办事处致电省政府,称鼓楼顶前是辛亥革命光复闽省约举信号发炮起义的策源地,他们想将鼓楼筹建成中国同盟会开国纪念楼,将辛亥革命烈士的功绩刻石,将烈士遗像悬挂其上,以资纪念。还希望将楼两旁的武圣庙、文昌宫划归其管理。省政府认为事关福州市公产处理及地方建设问题,应由市政府提请市参议会审议。此事到8月28日还无消息,就此搁置。鼓楼拖着残破不堪、随时可能倾覆的身躯迎来了福州解放。1952年,为了便利交通,鼓楼被拆除,城墙的砖石铺就了鼓楼至屏山的道路。从此,鼓楼成了地名,我们只能从残存的图片中一睹它的身姿了。

   

  

  (摘自福州晚报2008年11月29日17版)

网站地图 | 网站指南 | 网站管理 | 今日更新 | 法律声明

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 数字福建鼓楼示范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版权所有

网站标识码:3501020005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735 闽ICP备08100339号

联系方式 Email:fzglservice@sina.com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